2030书库logo
网站首页 网站导航 热门排行
序卷:乾: 无名剑

    说的那宣和年间,赵佶皇帝坐殿登基。

    秦岭一山里,藏了个道观。偏偏坐落在深林野丛中,道观不大,住着一老道,一小道。

    说着道观也怪。按理这观里应该供着元始天尊,灵宝天尊,道德天尊几尊神,再供上列子庄子等祖师。这观倒是怪了,老子列子庄子像倒是有,这并列供的却是伏羲孔子。

    小道也不明白缘由,一问老道,老道总是眯眯眼,捋着胡须,慢悠悠摇头晃脑道“这孔夫子创了《易传》,你这剑法啊,八卦之理啊,可少不了夫子,唉,休说什么道不同,出家世外求理为上,认理,咱可不认人哦。”

    您说怪不怪?这还没完,这道观功夫也怪。

    这道观练的那六十四剑纲,皆是按先天八卦后天八卦推演而来。可这天下剑理却皆可融入其中,没剑谱,这八卦图就算是剑谱了,求意不求招。按老道的话说,这剑法仅是为纲。他人剑法都可融入其中,阅历越高,年岁越长,这剑法越是精妙,说的是本观剑术,融的可是天下奇剑之所长。

    这规矩啊,可就更怪了。

    别的道观讲究个香火旺盛,坐下弟子无数。这派只讲个缘字,一代,最多不过俩人。别人出世,这观可好,每一代须入世。老道又有说的了,“不入世怎知超脱?出家,须四通,首先要“手脚通”,什么意思?说这须手脚有力,可独步凡尘,威武而不逼人,历练先需明哲保身。眼耳通,能知四方变化,听叶落,看水波。第三就是“灵明”通,讲的是要聪慧。最后一个“心神”通”老道不解释了。说的是须入红尘,自己体会那神通奥妙。

    这日,小道辞别师傅下山历练。平日卖些山柴野味倒是攒了些银两。带上镇观的剑,油纸里三层外三层一包,外裹青布。包裹里再装上几件换洗的衣服。

    看看小道,长的白净,小眼细眉。像个瓷娃娃。看着像十五六岁,年纪虽小,身形匀称健硕,一抱佛尘还有点仙风道骨的意味。活像神话里的小仙童。

    这出山的路还挺难走,都是山野樵夫留下的小路,有的还被草木封住了。不过难不住小道。只听“擦擦擦”脚尖一点灌木丛,跃起二尺有余,再一踩树干,窜出数丈之远。左右蹬着树干翩然而去,身形如秋叶虚渺从容,脚下速度却又如风似电。穿过集市掠过人家。半日后就到了这凤州门前。

    说那凤州城墙,乍一看像那山岳峰峦,擎天而立。小道这可开心了,心说不愧是大城,那山下零星小镇子哪有这等威风。

    进城买俩烧饼一面啃,一面路上东瞅瞅西看看,吃过东街的俊糖人,赏了西大街的花灯笼,再尝尝那北大街热气腾腾的糯米糕。一时觉得此地有如仙境一般。

    吃了点东西,挤过闹市。找了个茶摊坐下喝口茶。开始盘算起来。坐山吃空不是办法,虽然出山银两带了不少,但也总要讨个生计。干啥,红白做个法事?画符算算风水?转念一想不行,十几年拜师学艺,懂得读书识字,略通剑术,可这算风水,那可真是一窍不通。脑子想着,小眼睛就往铺子外面瞧。

    这小道就一眼瞟到了一群衣着光鲜的官爷,腰间一把长刀入鞘,好看的紧。好,当官不行咱当个镖客。别看小道年岁不大,这本事可不小。想着就开始打量起那几个当官的。

    这习武的和咱看人不一样,咱看人先看脸,自上而下。可这习武的看人可就不一样了。他从下往上看。

    看什么?看脚,看步伐。当官的四方步。但是力道不足。同样轻步子的还有书生,老农迈步不大。但是很扎实,多年务农,这迈步也是一种朝九晚五的风味。就是练武的那也不一样,将门世家,讲就脚下发力,从小腿到腰间,再到膀臂。大喝一声再一挥兵器浑身上下力灌一处,可谓是石破天惊,战场上什么盔什么甲,都能打的通透。小道这种功法讲究脚下轻灵精巧,闪转腾挪皆有分寸。腰间发力,脚下步伐玄妙,讲就一个巧。

    看完喝完,小道起身开了包袱,本来嘴边出口的是“店家结账。”结果余光一扫街上,咯噔一下,心中一凛。说到,“店家,再来一碗”。说罢重新坐下端起碗看着街,眼睛一眯,小眼睛成了一条缝,仔细一看能看得到目露精光。

    不应该,小道心想,城里,怎能出现这种光景?
上一页 |   章节目录  |下一页

网站首页